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金融频道 >> 金融要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鼓励降房价 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 2015-12-22 10:26:00 编辑:熊俪洁

      12月18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会议。

      □今年任务

      “十二五”规划可以胜利收官

      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总结2015年经济工作,分析当前国内国际经济形势,部署2016年经济工作,重点是落实“十三五”规划建议要求,推进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李克强在讲话中阐述了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取向,具体部署了明年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工作,并作总结讲话。

      会议指出,今年以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我们按照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贯彻落实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策部署,加强和改善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牢牢把握经济社会发展主动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妥善应对重大风险挑战,推动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有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优化,改革开放向纵深迈进,民生持续改善,社会大局总体稳定。今年主要目标任务的完成,标志着“十二五”规划可以胜利收官,使我国站在更高的发展水平上。同时,由于多方面因素影响和国内外条件变化,经济发展仍然面临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必须高度重视,采取有力措施加以化解。

      □明年工作

      焦点 1政策支柱

      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

      会议强调,明年及今后一个时期,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相互配合的五大政策支柱。

      第一,宏观政策要稳,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实行减税政策,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在适当增加必要的财政支出和政府投资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保障政府应该承担的支出责任。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为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融资成本,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扩大直接融资比重,优化信贷结构,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第二,产业政策要准,就是要准确定位结构性改革方向。要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制造强国建设,加快服务业发展,提高基础设施网络化水平等,推动形成新的增长点。要坚持创新驱动,注重激活存量,着力补齐短板,加快绿色发展,发展实体经济。

      第三,微观政策要

      活,就是要完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活力和消费者潜力。要做好为企业服务工作,在制度上、政策上营造宽松的市场经营和投资环境,鼓励和支持各种所有制企业创新发展,保护各种所有制企业产权和合法利益,提高企业投资信心,改善企业市场预期。要营造商品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市场环境,破除市场壁垒和地方保护。要提高有效供给能力,通过创造新供给、提高供给质量,扩大消费需求。

      第四,改革政策要实,就是要加大力度推动改革落地。要完善落实机制,把握好改革试点,加强统筹协调,调动地方积极性,允许地方进行差别化探索,发挥基层首创精神。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抓好改革举措落地工作,使改革不断见到实效,使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第五,社会政策要托底,就是要守住民生底线。要更好发挥社会保障的社会稳定器作用,把重点放在兜底上,保障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公共服务。

      >>解读

      我国赤字率还存在提升空间

      会议提出“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教授表示,按照近年来我国赤字率历史情况看,确实还存在一定提升空间。

      施正文介绍,国际上通常用赤字与GDP之比的指标,来评价一国财政风险。赤字率不超3%就处于相对安全区间。这一指标最初是欧盟建立时提出的,主要考虑的是欧洲国家经济体量相对较小,同时发达程度较高的特点。但该指标与我国经济体制和经结构差别较大。因此只有参照价值,不具有指导意义。

      据了解,从2011年至今年的5年间,我国安排财政赤字分别为9000亿、8000亿、1.2万亿、1.35万亿、1.62万亿,赤字率分别占当年GDP的2%、1.5%、2%、2.1%、2.3%左右。

      施正文解释,我国目前经济结构调整重心已基本确定侧重于供给链的调整,从财政上来说就是减税降费。同时我国是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制,税收主要是按经济流量来征收。其特点是:在经济情况好的前提下,税收收入增幅会更快。这也就是前几年我国GDP增幅10%的时候,税收增幅却能达20%以上。反之,一旦经济下行,税收降幅也会比GDP降幅更大。

      在财税收入增幅相对降低的同时,我国还确定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这就意味着要扩大需求和扩大投资。简言之,这意味着一方面财政收入相对减少,但另一方面财政支出却要增加。因此,提高财政赤字率也就成为必然的了。否则,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减税降费的要求就无法落地。

      综合我国近年来的赤字率水平,施正文分析,明年我国赤字率一举超过3%的可能性较小,在2.5%至2.6%之间徘徊的可能性则相对更大。

      焦点2房地产业

      鼓励个人和机构买存量房出租

      会议认为,明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结构性改革任务十分繁重,战略上要坚持稳中求进、把握好节奏和力度,战术上要抓住关键点,主要是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

      化解房地产库存。要按照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和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的要求,通过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扩大有效需求,打通供需通道,消化库存,稳定房地产市场。要落实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允许农业转移人口等非户籍人口在就业地落户,使他们形成在就业地买房或长期租房的预期和需求。要明确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方向,以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为主要出发点,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为主要方向,把公租房扩大到非户籍人口。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鼓励自然人和各类机构投资者购买库存商品房,成为租赁市场的房源提供者,鼓励发展以住房租赁为主营业务的专业化企业。要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顺应市场规律调整营销策略,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促进房地产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要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

      >>解读

      商品房降价给公众明确的市场预期

      施正文认为,房地产库存是一种极大的资产闲置和浪费。不清理库存,新的需求很难调动起来。过高的房价,同样不利于科学调配房地产资源。虽然北上广等一些大城市房子并不愁卖,但一些二三线城市,未来市场预期不明朗,阻碍了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中央明确提出“适当降低商品住房价格”,等于给公众一个明确的预期和市场走向,利于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不过,施正文也表示,降房价,不能只靠指令性的诱导,还会辅以财税优惠等政策。

      施正文透露,明年我国营改增将进入实施后期,届时建筑业将有望被纳入,这使房地产销售能享受到营改增优惠。通过一系列财税手段,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实现适当降低商品房价格的目标。

      此前曾有观点认为,一旦房地产税推出,可能继续推高房价。施正文

      表示,房地产税对房价的影响不会太大。首先这一税种要立法通过,可能还要两三年时间。即使通过,作为一种地方税,预计中央也会给与地方自主权,即是否征税的决定权,税率也会有一定自由裁量权。换言之,立法不等于全面征税,即使开征,预计也会像延迟退休一样,不会一次到位,而会以低税率在部分地区开征。因此,房地产税正常推进,与会议精神并不相悖。

      焦点3化解产能

      资本市场要配合企业兼并重组

      会议还要求,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要按照企业主体、政府推动、市场引导、依法处置的办法,研究制定全面配套的政策体系,因地制宜、分类有序处置,妥善处理保持社会稳定和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系。要提出和落实财税支持、不良资产处置、失业人员再就业和生活保障以及专项奖补等政策,资本市场要配合企业兼并重组。要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做好职工安置工作。要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

      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进一步清理规范中介服务。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要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

      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对信用违约要依法处置。要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工作,完善全口径政府债务管理,改进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办法。要加强全方位监管,规范各类融资行为,抓紧开展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坚决遏制非法集资蔓延势头,加强风险监测预警,妥善处理风险案件,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

      >>解读

      供给侧改革应着眼提高质量和效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经济增速放缓,表面上是需求不足,实际上是供给结构不适应市场需求变化:一方面已有供给因为供大于求出现了过剩;另一方面部分需求缺乏相应的供给难以被满足。

      专家认为,有效出清过剩产能是推进结构调整的核心。近期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不断下滑、工业价格持续回落,产能过剩是症

      结所在。一些行业的“僵尸企业”要得到有效妥善处置。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军表示,化解过剩产能要在化解存量和控制增量两方面同时发力。一方面要加快工业化、信息化深度融合,挖掘传统产业升级潜力,并通过国际产能合作、兼并重组等方式,促进市场出清;另一方面,严格控制增量,防止出现新的产能过剩。目前我

      国的供给存在着重复和过剩的情况,下一步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应着眼于提高供给的质量和效益,这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重要意义。

      王军说,针对一些落后存量,不能简单关门破产,创新就可以通过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达到用增量来化解存量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要强调社会政策发挥兜底作用,减少给就业和社会稳定带来冲击。”他说。

      本版稿件综合记者赵鹏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