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金融频道 >> 收藏

艺术品入境难 税费高储运要求高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2015-05-22 15:35:00 编辑:熊俪洁

    王中军的烦恼:带不回来的“梵高”

    贾丛丛/漫画

      王中军去年在纽约苏富比上以3.77亿元拍得梵高《雏菊与罂粟花》的举动,虽然仍时常为外界所提及,然而令他有些无奈的是这幅名作至今仍未“回家”。近两年来中国藏家举牌的身影频频出现在海外拍场上,大手笔背后却都隐藏着难以抱得拍品归的尴尬现象,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艺术品长期身处异地?这些精品究竟又该如何才能尽早回到新主人的身边?

      拍品入境难是普遍现象

      中国藏家海外拍卖的热情不断,但艺术品入境难却成为近年来国内藏家在海外拍卖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扰。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王中军于去年11月纽约苏富比上高价拍得的梵高作品《雏菊与罂粟花》目前被保存于香港,并没有入境。

      对此,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甘学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实际上遭遇相同“待遇”的艺术品不在少数。2013年11月,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以1.72亿元成交的毕加索油画《两个小孩》;2013年9月,收藏大鳄刘益谦从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5037万元竞得的苏轼《功甫帖》;2014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上,刘益谦以2.8亿港元买下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等,“以上所列这些天价艺术品大多没有入境”。

      据业内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国内买家在海外拍场上成功拍得艺术品之后,会直接委托海外拍卖公司进行异地托管,如王健林竞得的毕加索油画《两个小孩》等高价拍品,目前就保存于海外的拍卖公司。除此之外,有些买家则会将艺术品以“保税延伸”的方式将其存放在国内的保税区里,如刘益谦拍得的《功甫帖》和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目前存放于上海徐汇滨江西岸艺术品保税仓库中。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价值不菲的艺术品迟迟不能回家?

      税费成“回家”高门槛

      说到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至今未回到北京的原因,王中军直言:“因为入关的税费过高。”

      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园艺术品贸易中心负责人刘威海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道,按照相关规定,海外艺术品进入中国境内时要缴纳6%的关税(暂定),以及17%的进口增值税,再加上其他的相关费用,整体计算下来,一件海外艺术品要想入境所要缴纳的复合税率实际应为24.02%。据此计算,这幅身价高达3.77亿元的《雏菊与罂粟花》要想安稳地挂在王中军北京的家里,需要缴纳高达9056万元的“过路费”。

      “然而海外市场就不存在如此高的入关税费,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人宁愿将自己买回来的东西放在别人那,也不愿带回家。”藏家王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13年他曾在新加坡购得一件油画作品,至今该作品仍存放在新加坡,“在新加坡,对于艺术品进口而言,只要入关之后没有发生实质性交易,就无需缴纳进口关税。艺术品在境内只有被转手卖出,才需缴纳7%的进口关税。相比国内而言,已经很低了。”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国家虽然对艺术品交易的征税方式有所不同,但几乎都会对艺术品进口采取零关税政策。刘威海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以英国为例,对于艺术品的进口采取零关税政策,仅征收5%的进口增值税。

      而离内地最近的香港也不对艺术品进口征收任何形式的税率,只需缴纳利得税,个人利得税税率为15%,机构的利得税税率为16.5%,也可以通过个人捐赠来减免相应的税收。而如今王中军拍得的《雏菊与罂粟花》就正身处于香港。

      艺术品储运是第二道坎

      除了高税费以外,在有些藏家看来,由于艺术品的运输、储藏通常对环境有着极高的要求,而国内艺术品市场在这些环节上的配套服务相对薄弱,因此这也成为了藏家们决定是否让这些“天价宝贝”回家的另一个原因。

      说到运输问题,艺术品的运输绝非来辆大卡车,然后把它们往车上一放那样简单。从艺术品的包装,到运输车辆针对艺术品短时间储藏所需温度的专业设计,都有着十分明确的要求。

      而提及艺术品的储藏那更是一门大学问。“有人说艺术品储藏就是要保持恒温、恒湿,这不是一个专业的观点。”刘威海向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解释道,不同材质的艺术品在储藏时对于湿度、温度的要求也有着明显的不同。

      以温度为例,在40摄氏度的高温下,也许对于钢材质地的艺术品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对于油画而言就可能带来“灾难性”的毁灭。因为在这种温度条件下,含有沥青的颜料很可能受到高温影响被溶解,并形成黑褐色斑痕,严重的还会对画面造成污染。

      “不同类型的艺术品进行分类储存则显得十分必要,对于个人而言很难将其实现。也正因如此,近些年来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藏家将海外购得的艺术品放在保税区内,一方面少了税费的高负担;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作品得到最有效的托管。最后,大量艺术品在保税区的集聚,使得保税区成为交头活跃的市场,为艺术品提供了更多交易机会和销售渠道。”刘威海如是说。

      保税区亟待深度利用

      目前,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藏家,都在“重税”的压力下,将境外买来的艺术品纷纷转移到保税区内。刘海威强调:“在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文化保税园,艺术品就可享受境内关外的免证、免税、保税政策。”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保税区既可为艺术品提供保税和存储服务,而且藏家借出后只要在规定的6个月时间内归还艺术品即可,这也为艺术品在各地的借出展示提供了相对便利的保证。

      目前为止,北京、上海、厦门、成都、深圳已建成了艺术品保税仓库,如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园、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等。

      甘学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除了选择保税区,也可以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办理相关的“暂时进出境货物”,可以暂时不用缴纳税款,一般在6个月左右的规定时间内原状运出境,也可以经直属海关批准延期,但延期最多不超过3次,每次延长期限不超过6个月。今年3月开始实施的《博物馆条例》中,首次承认民办博物馆的身份,并规定其在资源、条件和设立等方面和国有博物馆享有同等待遇。尽管《博物馆条例》刚实现落地实施,但这可能意味着海外征集文物回国这项能实现与国有博物馆同等免征增值税的待遇。(卢扬 陈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