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金融频道 >> 投资理财

经济学家吴敬琏:房产税对房价影响不大

http://finance.jxgdw.com/2013-12-25 10:25 来源:江西日报-信息日报

        原标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房产税对房价影响不大

      ■记者洪怀峰、陈宸/文、记者袁征/图

      22日,83岁高龄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应江西财智名家论坛邀请,出席该论坛百期庆典,并携新书《重启改革议程》,与近千名江西政商精英见面。

      当天,他以《2014,重上改革征程》为题,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意义与主要内容进行了解读,并与在座的江西企业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同时,吴敬琏还就“房市”、“股市”、“钱荒”等热点议题,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人物名片

      吴敬琏,经济学家,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是“市场取向改革论”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以公民精神和专业立场得到广泛认同,素有“中国经济学界良心”的美誉。

      关于市场

      “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终结10年争论

      吴敬琏一上台就开宗明义,告诉在座嘉宾,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年。

      吴敬琏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句话,给10年的争论一个肯定答案。

      “即改革往前走是向哪个方向?是市场,还是强化政府对于经济社会的管控?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的表述不但肯定了市场的地位,还进一步将市场从‘基础性作用’提升到‘决定性’作用。”吴敬琏认为,有了好的路线图和总体规划,执行还会遇到阻力和困难。这种阻力和困难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来自意识形态和特殊既得利益的反对和阻碍。另外一方面,因为从旧体系转到新体系,某些环节改变,其他环节不能配合,在经济上也会出现一些困难。

    页}}

      关于雾霾

      雾霾来袭是经济增长模式有缺陷

      吴敬琏认为,雾霾的背后其实是经济发展方式出了问题。

      “由于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弊端凸显,造成资源枯竭、环境破坏等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吴敬琏说,要解决这些问题就是要靠将粗放的增长方式转变成集约的增长方式。因此,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刻不容缓。

      “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主线。”吴敬琏说,粗放增长发展方式的最大特点就是靠投资拉动。而集约增长方式是让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在整个增长中起主要作用,在结果上的表现就是附加值的增加、利润的增加。如果是靠投资的话,产出虽然增加,但成本也跟着增加,这是不可持续的。

      关于反腐

      减少行政审批有利预防腐败

      “政府干预越多,寻租的制度基础就变得越大,腐败就变得越严重。”吴敬琏认为,目前,有的政府部门掌握了太大的资源控制权力。殊不知,审批环节越多,就越增加了腐败的机会。

      吴敬琏认为,反对腐败,仅采取严刑峻法还不够,最重要的不是事后惩罚,而是要铲除滋生腐败的制度基础,从源头上预防腐败。

      吴敬琏说,减少行政审批成为一个趋势。作为一个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应该采取法无禁止即可行的原则,即选择什么样的职业,从事什么样的活动,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当然,为了社会的利益,法律可能有些限制,但在法律限制以外,都应由公民自己自行进行。

      关于楼市

      政府对楼市越干预越糟

      针对目前房地产市场采取限购等调控措施,吴敬琏表示,对房地产限购“不明白”。

      “政府对楼市越干预越糟,房价太高是因为货币超发。”吴敬琏认为,钱太多了就要找出路。“所以要根本解决房价上涨的问题,就要减少货币供应量。”此外,政府还要增加土地供应,并大量建设廉租房,让廉租房而非经济适用房成为保障房主流。

      另外,吴敬琏看来,征收房产税不会让房价下跌。

      “在我理解,房产税征收的首要功能是调整收入水平,缩小收入差距。第二个功能是要给地方本级财政找到一些收入来源。”吴敬琏说,至于说什么时候征收房产税,现在争论还是很大。

      “我想对于房地产本身来说,不会有特别的影响。”吴敬琏这样认为。

      关于钱荒

      钱荒缘于资金错配

      对于拥有百万亿流通货币,缘何市场却一再闹“钱荒”,吴敬琏表示,“一方面是很多地方用投资来拉动增长,所以货币的发行就过多,造成了钱多的现象。另一方面因为体制上的原因,导致部分资金错配了。”错配了就是有一部分货币与资本出现了沉淀。比如一些地方出现的空城、“鬼城”,就是典型的资本沉淀,而真正有效益的增长点,需要用钱的地方又没有钱。

      “钱荒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有所有制歧视,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很多拿不到资金。”吴敬琏告诉记者,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两方面工作要做:一方面是要解决增长模式的问题,另一个方面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不要让行政力量主导资源配置。

编辑:罗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