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金融频道 >> 银行

新常态下银行创新服务总览

      目前,美国经济强劲复苏,日本经济温和增长,欧元区经济萎靡不振,新兴经济体增长日趋分化。整体而言,全球经济增长疲软态势仍在持续。受全球经济影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进入长期潜在增速水平下降的“新常态”。我国经济呈现的新常态,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优化升级,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新常态”。

      经济新常态下,金融业也出现了新的挑战,存贷比的取消,释放信贷空间,力图打开银行发展新格局,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尽管如此,我国商业银行仍面临五期叠加:以经济新常态为主要内容的宏观经济结构调整期,以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以及市场准入放松为主的金融改革深化期,实现巴塞尔协议Ⅲ为主要内容的监管变革期,资本市场大发展带来的金融脱媒期,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全面挑战期。改革创新,已成倒逼银行转型升级的“新常态”。

      ——“互联网+” 全面引爆银行创新、升级

      许多国际大行都注意到,未来银行发展重点在于科技而非金融本身,包含汇丰等国际大行,近年都投入多达1亿美元,投资金融科技的新创公司。以“互联网+”为创新基底的直销银行正在德国、荷兰、比利时、美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蓬勃发展。

      国内的互联网浪潮吹动了银行,2015年3月,工商银行举办“e-ICBC”品牌发布会,e-ICBC旗下有融e购、融e行、融e联三个平台开始了互联网金融的系统布局, 其8月成立了互联网金融营销中心,是国内商业银行中首家成立互联网金融营销机构,进一步加大对互联网端的投入。2015年7月,浦发推出“spdb+”浦银在线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目前第一阶段主要围绕零售业务进行改造,规划服务客群还涵盖公司客户和同业客户。

      随着“互联网+”在国内如火如荼的蔓延开来,银行在产品开发中逐渐引入了互联网思维。招商银行推出了“闪电贷”产品,其特点是客户不需要提交任何材料,只要符合申请资格,就可以在招行手机银行客户端直接操作,类似的产品还有浦发银行的“网贷通”、工商银行的“逸贷”等。银行为何敢这么做?那是因为银行早已开始了大数据的应用,对客户的大量行为进行数据分析,有其独特的风控程序。

      中信银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是创新层出不穷,对公方面,为海尔下游经销商创新开展的电商供应链金融在业内独树一帜,零售方面,多银行全网收单、个人网络信用消费贷款、个人公积金网络消费贷款、新版手机银行等互联网创新产品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如今,“互联网+”已成为我国金融创新的重要力量。我国数以亿计的长尾客户群以及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金融服务有限等问题,有望在“互联网+”的大潮中得到缓解。网络债券融资、网络股权融资、小额免费转账支付等“互联网+”金融创新正给刚需群体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微众银行等互联网银行的出现更是在加速银行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步伐。

      “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时空界限,商业银行网点面临被重新定位的趋势。借助互联网技术,商业银行实现了物理网点到智能网点的全面升级,锻造了“互联网+”时代下的线下优势。比如,民生银行金融便民店、招商银行咖啡银行体验店、北京银行“京彩E家”、中国银行“品质生活体验馆”等线下服务正以其独特的魅力“俘虏”客户。

      ——大资管时代呼唤设计创新

      面对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同业竞争加剧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巨大冲击,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以“大资管、大投行、大风控、大负债”为主要内容的新一轮战略转型布局,正在成为当下中国商业银行内部改革的主旋律。据预测,未来五年大资管行业管理资产规模将会增长到100万亿规模。

      大资管时代的到来,改变了社会资金流向,加剧了商业银行存款理财化、信贷证券化的“双脱媒”趋势,在促进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同时,推动商业银行加快混业经营新布局。

      研究者认为如果国内今后引进基石投资人,商业银行将可以成立股权投资机构参与新股发行,包括一级市场的IPO。同时,光大银行、平安银行率先试点设立理财业务子公司,今后将有更多银行尝试以理财子公司申请私募和公募的证券投资牌照。 另外、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传统大行也纷纷加大资产管理业务的投入力度,逐步将表外业务纳入资产负债管理的范畴,建立统筹表内外的资产负债管理体系,强化利率、汇率和流动性风险的统筹管理。

      今年6月份,中信银行联合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信信托等多家公司在京宣布,拟投融资7000亿元用于支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据悉,中信银行将为“一带一路”的200多个重点项目提供超过4000亿元人民币融资。融资方式不仅包括项目贷款、银团贷款、并购贷款等传统商业银行融资产品,还包括PPP模式融资、理财融资、结构化融资等“大资管”产品。此外,中信银行揉入创新,同期设立“一带一路”母基金,投资于区域内城市基础设施、轨道交通、城市综合开发、并购重组、产业投资及“走出去”项目,撬动更多社会资本投入,预计将为区域内重点项目拉动1万亿元融资。

      相比于原来较为简单的理财业务和投行业务模式,大资管无疑具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和外延。这意味着银行要从顶层设计高度进行一系列纵深创新才能满足综合金融服务的需求。同时,银行也要观微资管业务日益呈现出来的诸多新特点、新趋势。比如,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资管业务品种被创设;投资标的除了股票、债券外,还有衍生产品、非标资产、商品资产、境外资产等,甚至资管计划或理财产品本身也将成投资置产;投资者越来越关注资管计划信息披露的充分程度、透明度等。

      ——交易银行业务成为商业银行寻求转型突围的利器

      近年来,随着业务发展国际化、多元化和市场化的日益深入,一些企业开始持有证券、基金、外汇、贵金属、保险等产品,此时,银行的托管业务、证券保管业务、外汇业务等,就成为交易银行更加综合化的一个业务外延。国内大型企业更多是想怎么快速管理集团内部的现金管理和供应链。事实上,不仅大型企业对交易银行产品服务需求迫切,中小企业对交易银行业务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

      与此同时,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和金融脱媒的加剧,单一的息差业务模式面临着银行的经营资本压力加重、有效信贷需求疲软、存贷利差持续收窄等诸多瓶颈。交易银行正是商业银行面向企业客户并针对企业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发生的采、购、销等交易行为而提供的银行服务,满足企业客户流动资本管理需要、管理企业供应链关系以及跨国经营企业跨境资金管理需求。交易银行业务改变了传统银行的盈利模式,与传统银行业务不同,交易银行的本质在于将一站式金融服务系统地嵌入企业实体的交易行为,围绕企业的各种财资管理需求,以结算为基础、贸易金融和现金管理为核心,为企业提供精细化、专业化的综合服务模式。

      在现行经济环境下,交易银行因其低风险、轻资本、收入稳定、客户忠诚度高等优点,正在受到业界的关注。交易银行“提供以客户为中心的综合金融服务”的核心理念,同样也是银行对公业务一直以来的目标和努力方向。目前,国内部分商业银行已经迈出了中国版交易银行的探索步伐,开始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整合现有产品,朝着一站式的交易银行服务进行转型。

      2012年,广发银行组建环球交易服务部(Global Transaction Service,GTS),涵盖贸易融资(含跨境金融)和现金管理对公电子渠道;平安银行于2014年7月推出交易银行系统平台“橙E网”,打造“熟人生意圈”,其交易银行业务部门包括公司板块的公司网络金融事业部、贸易金融事业部,以及投行板块的资产托管部、机构金融部;招商银行于2015年2月将原现金管理部与贸易金融部合并,成立交易银行部,为总行一级部门;2014年8月民生银行贸易金融部总裁林治洪公开表示:“民生银行正在积极筹划以贸易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大交易银行部”。

      近期,中信银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姜雨林也撰文阐述中信交易银行的思考与实践,在经济新常态和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秉承增强、延伸、整合、互联的理念,结合中信集团特有的“金融+实业”的资源禀赋和多年的业务实践,中信银行交易银行业务实践可总结为六个方面,即服务企业客户、交易平台客户、机构客户、同业客户四类客户,强化交易资金管理、交易融资提供、交易对象撮合、交易风险防控四种功能,整合支付结算、现金管理、贸易融资、资产托管四条产品线,借助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四个新手段,打造电子商务服务平台、互联网金融支持平台、跨境贸易服务平台、产融协同服务平台四类平台,形成全流程、多渠道、一站式、智能化四大特色。

      放眼未来,交易银行业务必然是银行争夺的重点,业务的开展可以有组织架构的调整,也可以是内部机制的调整,成败的关键取决于发展理念。交易银行因企业的基本需求而生,它也必将伴随着企业需求的多元化、踏着创新的步伐继续发展。